六台宝典2019年图库大全,王中王开奖结果,597211.com,神算子高手论坛99775

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KO和美人师兄的番外

  • 时间:2019-10-30 09:2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起因是愚公到莫扎他的办公室找吃的,莫扎他正在忙,随口说:“抽屉里有饼干,自己拿。”

  结果愚公打开抽屉,没看到饼干,却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购房合同。愚公的眼睛都直了,拿出来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。靠!居然还是两份!上面一份是一套期房,面积180的复式,交付日期是后年,下面一份是一套精装修带家具的现房,一百平米,二室二厅,地段优越,装修豪华。

  两套房子加起来的价值近千万,居然是现款一次性付清,最下面购房人的签名正是莫扎他的大名——郝眉。

  也许是愚公的表情太过夸张,吸引了路过的某同事的注意,于是某同事凑过头一看,赫!也惊了。

  于是毫无意外的,全公司的单身男士们都惊了,莫扎他顿时成了过街老鼠。愚公痛心疾首地猛力摇晃着他:“眉哥你说你说,你去抢银行为什么不带上我?!”

  同事们也很伤心:“美眉哥,你中彩票的钱还有剩下吗,给我们也把房买了吧!”

  “你当我愿意啊,我是真穷啊!”莫扎他被愚公摇得快晕了,使劲挣脱出来,“老子当年高考偷偷报了A大计算机,没报我老爹看中的Z大管理,我老爹每月就给我六百生活费。靠,我还后悔呢,早知道北京有沙尘暴和老三,我才不来!”

  本来打算维持下秩序的肖奈听到自己居然和沙尘暴相提并论,顿时停止了上前的脚步,靠在一边,拿出手机开始给微微转播现场。

  莫扎他被激动的群众一步一步逼到墙角,迫不得已大叫一声:“别压了,我请吃饭!请吃饭!”

  下班后,眉哥揣着小钱包哀哀怨怨地带大家去吃海鲜,除了肖奈有事没去,公司全体出动,阵容十分强大。吃东西的时候莫扎他老实交代:“上星期不是我爸妈来了嘛,我不想回老家,他们回家前帮我买了娶媳妇的。”

  眼看群殴的场面就要在包厢里上演,莫扎他急中生智,猛然生出一条令他们自相残杀的毒计来。他假装忽然想起的样子:“对了,差点忘记了,我现在住的房子有一间空着,你们谁要来住?不收房租。”

  这声音大得,莫扎他手一抖,差点把生蚝给掉了。“那个房间有点小,只能住一个,你们……”

  闻风过来吃大户的猴子酒抓着他的手:“兄弟,我们同居了四年了,你不能在这时候抛弃我啊。”

  愚公推开他:“滚,你研究生有宿舍,老子都跟眉哥共浴过了,你能比吗能比吗!”

  公司同事甲:“愚公,你要想清楚,将来你要是找了女朋友,往家里一带,靠,还不给眉哥的房子骗去啊。”

  美术部的某同事啧啧出声:“瞧瞧这关系混乱得!美眉哥你究竟给ko戴了多少顶绿帽?”

  大家想起美眉哥和ko的“婚姻”关系,纷纷看向一直没有声音的ko,只见他坐在最里面,沉默地剥螃蟹,眼皮也不抬一下。

  莫扎他咳了一下,把歪了的楼扭回来:“总之,大家都是兄弟,我给谁住都良心不安啊~~~唉,你们商量下吧,结果告诉我一声就行了。”

  大家注意力马上从ko那转回来,新一轮的互相拆台开始了,群殴场面瞬间变成了“互殴”,莫扎他趁机猛吃起来,内心无比爽。

  就这样乱七八糟的吃了一顿,结账的时候,服务员小姐微笑的站在莫扎他身边:“谢谢惠顾,一共……元。”

  海鲜肯定不便宜,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贵,这地方是莫扎他带他们来的,来之前他们也不知道价格如何。

  在大家略带内疚的表情中,莫扎他轻描淡写的刷卡签字,然后幽幽地叹息:“低调太久了,老子都快忘记挥金如土的感觉了。”

  内疚感顿时消散,众人纷纷被雷倒。当然也有例外的,某男两眼心心地看着美眉哥:“太款了,这刷卡的姿势,哪里是眉哥,分明就是眉少啊!”

  第二天是周六,莫扎他本来打算睡到中午的,谁知才早上九点多,门铃就响了起来。莫扎他咕哝着起来去开门。会是谁呢?保安?邻居?刚搬来没人知道他住这里啊。

  “啊?”莫扎他茫然的看着塑料袋子里冒出的鱼尾巴。Ko走过他,直接走向厨房,巡视一圈后走出来。

  Ko不言不语的走回客厅,打开他的电脑,打开word,开始打字,一会儿打印机刷刷打出一张纸来。

  莫扎他低头看纸上的东西——炒锅,平底锅,电饭锅,紫砂锅,锅铲,烤箱,微波炉,电饼铛,酱油,鸡精……等等等等。

  “哦。”莫扎他默默的看了白纸半晌,“电饼铛是什么?锅铲买什么形状的?木的还是铁的还是不锈钢的?”

  莫扎他揣着小钱包和ko到附近的超市,有ko在,买东西是刷刷的,然后喊了个送货师傅送到楼上。

  “锅筷刚买来要清洗,今天会比较慢。”ko抬手看了看腕表,“去玩游戏,两个小时后出来吃饭。”

  莫扎他看着他走向厨房的背影,决定还是去睡觉。也许睡醒了,KO就不见了吧,咋这一切这么有梦幻感呢。

  虽然觉得是在做梦,但是两个小时后,莫扎他还是准时出现在了餐厅,然后看着餐桌上好像凭空冒出来似地菜肴,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。

  水煮鱼,年糕炒毛蟹,蛋黄焗鸡翅,青椒土豆丝,炸茄盒……居然都是他喜欢吃的!莫扎他正要毫无尊严的扑过去,ko围着围裙,端着两碗饭出来,“洗手。”

  莫扎他恋恋不舍的去洗手,刷刷冲了两下就出来,坐在餐桌旁,眨眼就啃掉了两个鸡翅。ko问:“好吃吗?”

  “嚎,套嚎吃了!”莫扎他口齿不清的回答,又拿起半只毛蟹,“ko你太贤惠了,居然会做菜。”

  厨师?他忽然想起眼前此人曾经是个首屈一指的黑客,于是,他做黑客的时候,正职居然是在厨房里炒菜?!

  莫扎他那颗曾经是省状元的自尊心在遭遇过肖奈后,又一次受到了严重的伤害:“你、你什么大学毕业的?”

  ko看着莫扎他满是疑问的脸,平淡解释:“十四岁的时候我家里没人了,没钱,念不下去。”

  莫扎他很不好意思,好像问到不该问的了。有心安慰他几句,可是自己实在不是安慰人的料,只能陈恳地说:“你现在很强,比我们这帮名牌大学出来的强多了。虽然你以前输给过老三,但是这绝对不是你技术不如他,而是你人品比他高尚= =”

  半小时后,所有盘子都空了,莫扎他抚着圆滚滚的肚子靠在椅背上,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。

  不久之后的某个夜晚,莫扎他被人压倒在床上扒光,一口一口吃掉,事后捂着屁屁怒骂时,KO兄淡定地抽着事后烟,说:“我来这的第一天就说了,你没反对。”

  “鬼才记得……”话虽如此,但A大高材生的脑子也不是摆设用的,莫扎他稍微回忆了一下,就记了起来。

  莫扎他这回死活想不起来了。“还有哪次?” “我说,做饭,拖地,洗衣服……我什么都干。”KO盯着他,慢慢地说着,眼睛里好像燃烧着黑色的炙焰。

  某日,莫扎他鬼鬼祟祟的跟微微说:“师妹啊,我终于知道KO的薪水是多少了。”

  莫扎他得意:“他要交房租给我,唉,我都说不用他给了,我眉哥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

  得意忘形的某人笑呵呵的看着微微说:“师妹,你到现在实习工资还在老三手里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微微扭头:“师兄啊~~一个男人替另一个男人管工资卡,真的值得这么骄傲吗

  致一公司有个奇怪的地方,那就是,没有前台,本来是有的,可是前台弟弟经常被人霸

  被谁霸占呢,致一的程序员们。这个恶习是莫扎他引起的,每次他写不出程序,卡壳的

  时候,就喜欢去前台那摆pose找灵感。后来大家都被传染了这个恶习,当集体瓶颈的时候,

  微微也沉思,半天后不确定地说:“师兄,那我的实习工资也给大神了,我算包养大神

  某日,莫扎他跟微微抗议:“老三实在太过分了,你快去跟他讲,别给KO这么多事情。

  于是微微跟肖奈约会的时候就顺便把莫扎他的意思转达了,说完自己也觉得奇怪:“咦

  这天,莫扎他和KO去超市,一位□的美女带着一阵香风路过,莫扎他眼睛跟上去,美女

  莫扎他不由回味无穷,频频后望。KO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要看了,我比她好。”

  莫扎他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,反应过来后立刻恼羞成怒:“滚,老子哪里说过。”

  莫扎他耳垂红得快滴血,假装左顾右盼,只见又一美女飘过。为了气死某人,故意多看

  “指甲太长,不常用电脑,不会陪你玩游戏,不会帮你去你喜欢的女明星的电脑里盗私

  我要你盗了吗要你盗了吗,我只是说人家漂亮你自己去盗的吧,而且都是没化妆没ps过

  腰!莫扎他怒了:“你眼睛看哪里去了!谁让你看的这么仔细的!给我把眼睛收回来!

  Ko在日历上画了个圈,一大早就把自己的被褥床单枕头全部搬到了阳台。莫扎他穿着小内到阳台拿衬衫(为了几道菜,他把带阳台的房间给ko了),看到阳台上满满的东西吓了一跳。

  两人吃完早饭就出发上班去了。中午的时候天果然黑了下来,紧接着就一阵狂暴的雷雨,足足下了半个小时。

  Ko啥都没说,发过来一个文件,莫扎他一打开,靠之!全部是一张张美食图片啊!

  其实如果莫扎他稍微百度下ko发给他的这些菜的功效,就会发现,这些菜有个共同点,就是

  晚上ko果然按照发给他的图片做了一桌子菜,莫扎他吃得满足无比。到了睡觉的时候,ko准时爬上了他的床,很自发地分走了他半个枕头。

  莫扎他实在不习惯跟人睡一个枕头,夺回来:“靠你个变态,枕头晒个毛啊,现在没了吧,你拿个衣服垫下?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ko在的关系,莫扎他有点睡不着,紧接着,居然觉得浑身燥热起来,某处也悄悄的禽兽化了。

  莫扎他辗转难眠,辗转难眠,某处已经傲然挺立,莫扎他一边骄傲自己功能完整,一边郁闷自己的人生不完整。

  低声叫了两声ko的名字,ko没反应,莫扎他慢慢地把自己的手往下面伸,可是又迟疑的停住了,要不去卫生间解决下?

  正犹豫间,谁知那处却被温热的手掌抢先覆上了。伴随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声,ko说:“我帮你。”

  因为第二天多云转阵雨,第三天阵雨,连续N天,被子都没干,ko和莫扎他也没想起要去超市买套新的,总之,在ko被子没干的N天内,他们在漆黑的深夜里友好的互相帮助了很多次。

  终于被子干了,ko就搬回自己房间了。后来又陆续的发生一些奇怪的状况。比如ko房间发现有虫子,用药杀虫关闭了房间啊,比如晒被子的时候被子掉下去不见了等等等等的原因,两人陆续同床共枕了好几次。

  莫扎他都快被睡得习惯了,谁知道忽然,Ko居然不发生什么状况了。整整一个月,他安安稳稳的睡在自己的房间。

  一天两天,莫扎他没感觉,一周后,有一天ko做了一顿生蚝大餐后,莫扎他发现夜晚开始有点难熬了。

  自己帮自己乱搞实在太ws了,有志青年都是不干的。但是他怎么好意思开口让ko搬回来呢。

  当小攻要做坏事的时候,老天都帮忙,当一只受要做坏事的时候,天气预报都不准。这天居然竟然没下雨。

  莫扎他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太阳心急如焚,快下班的时候实在坐不住了,抢先溜回了家里,用脸盆装了一大盆水,浇在了自己晒在阳台上的被子上。

  等ko回来,莫扎他立刻跑上去愤怒的指控:“md,今天居然下雨了,老子的被子都被淋湿了。”

  这天莫K两人晚上加班,回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,路过一家馅饼店,莫扎他眼睛一亮:“ko,我们去买两个肉饼当夜宵吧,这家店的饼好吃。平时都几十个人排队,今天瞧着人不多。”

  人不多也有十几个,两人排了十几分钟的队,终于轮到了,谁知却只剩下一个饼了。老板很不好意思:“两位不好意思,饼就剩下一个了,也没料再做了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虽然有点小郁闷,但也是没办法的事。莫扎他掏钱包付钱,接过纸袋子,刚刚想对ko说,给你吃吧,就见ko自觉地拿过纸袋子,取出饼,咬了一口细细咀嚼,接着又是一口,再一口,就吃掉了。一口都没留给他。

  莫扎他目瞪口呆。其实他本来也想给ko吃的,毕竟自己以前吃过了嘛,但是让给ko,和ko自己拿过去吃,差别可大了。

  莫扎他没法展现男人的体贴大度,只好展现男人的愤怒,晚上Ko求欢,莫扎他踹开他:“去你自己床上睡。”

  Ko默然看了他半晌,真的去自己房间睡了,不过好像先在厨房乒铃乓啷了半天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莫扎他就在这节奏的声响中睡着了。

  早上他是被压醒的,朦胧中感觉大腿被硬邦邦的东西抵着,脖子被人啃舔,莫扎他被这湿热的感觉挑拨得□旺盛,不由也蠢蠢欲动,正要从了他,谁知这时肚子却煞风景咕噜咕噜叫个不停起来。

  莫扎他一僵,顿时熄火了,又想起昨天的事,恼羞成怒。nnd,要不是昨天没吃夜宵,他至于这么没体力嘛!

  Ko停顿住,压在他身上低喘不动,好一会,莫扎他感觉到抵在他腿上的某处不再那么躁动了,ko才翻身下床,赤身套了条牛仔裤,一声不吭地走去厨房。

  莫扎他看着他赤着上.身的背影,牛仔裤包裹着紧绷的臀部,默默吞了吞口水,有点后悔。真是的,太没毅力了,全球高武的有么txt,再多压一会老子不就从了嘛。

  切了一声,翻身想补个眠,不料怎么也睡不着,大腿上仿佛还残留着滚烫的触觉,脑中晃来晃去都是KO精壮的背,翻滚了足有半个多钟头,越翻心火越旺盛,莫扎他终于懊恼地坐起来,披衣走出卧室。

  厨房轻微的水汽中,Ko依旧赤着上身,薄薄的肌肉充满力度的感觉。大概烧菜也算锻炼,ko的身材比他这种纯粹的IT男简直好到天边去了。

  等等,这条牛仔裤好像很眼熟?莫扎他仔细瞅了两眼,才发现居然是自己压箱底的某条。有阵子他想走潮哥路线,买了这样一条低腰宽松的牛仔裤,结果被愚公等人猛烈嘲笑,于是这裤子就再没上身过。前阵子ko把换季要穿的衣物拿出来洗晒,居然默不作声地占为己有了。

  莫扎他好像被点燃一样,猛的浑身炽热起来,脑中的黄色废料迅速蔓延至整个大脑,把理智驱逐殆尽,他不由自主地走进厨房,伸手摸上了KO的后腰。

  Ko在他碰到他的瞬间绷紧了一下,马上就放松下来,低头专注的拨着锅里的东西,默不作声的任他乱摸。莫扎他忍不住整个人贴上去,咬他的肩膀,手渐渐往前摸,在胸口停留了一阵,又难耐地摩挲着往下腹去。

  他不知道Ko在烧什么东西,此刻他觉得自己才是炉子上被加热的那个,不知道哪里来的火,让他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。

  莫扎他反其道而行之,反而扒下了他的拉链,手毫无顾忌的抓出某处亵玩拨弄起来……

  也太没定力了吧,莫扎他窃喜地收回手,得意地稍稍后退一步,等着ko兽性大发扑上来,谁知道……

  一个热腾腾的馅饼塞进他嘴里,ko依旧低哑着的声音:“饼好了,味道怎么样?”

  莫扎他狠狠地几口把嘴里的饼吃掉,恶狠狠地说:“比昨天那家好吃N次方,但是你这辈子都别想上床了!”

  话说想写厨房h,然后昨天下午上街路过一个叫傻子馅饼的店,外面排着长长的队,于是便YY鸟,虽然那家的饼是素的--

  Ps,眉少也蛮高的,ko应该比他高五厘米样子,俺家小受都是标准的177or178~

  回顾微微全文,俺发现眉少的生活是这样组成的——被大神欺负,被微微欺负,被ko欺负……

  我其实取过一个,但是忘记了╮(╯▽╰)╭,于是YY了一个脑内小剧场,时间应该是莫k刚刚h没几次。*********

  “靠,老子才是正常男人的时间好不好。”莫扎他:“再来,老子人亡前榨干你。

  两人都是老夫老夫了,这天,莫扎他忽然想起一个久远的疑点:“ko,你当初怎么知道我新房子的地址的?”

  莫扎他:“……你能不能不要用‘我就上网百度了一下’这种口气说这种话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半夜,莫扎他睡着睡着猛地坐了起来,呼吸急促,喘息不停,Ko立刻被惊醒了,跟着坐起来揽住他轻拍后背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做噩梦了。”莫扎他擦擦汗说,“我梦见你黑了房管局把房产证改成你名字了,太可怕了。”

  这绝对是噩梦!如果连房子都是ko的,那他不就变成纯被包养的了嘛!男子汉大丈夫,还要不要face了!

  莫扎他松了一口气,“啪”的一声放心地倒回床上,继续呼呼睡觉了,完全没注意到ko仍然在黑暗中坐了很久很久。

  这天之后ko就有点不对劲,当然,他对劲的时候是面瘫,不对劲的时候还是面瘫,要莫扎他这样一个粗心大意的男人发现两者之间细微的差别,实在是太难了。。

  莫扎他自从ko登堂入室后,饮食就极为健康。每天的早餐更是营养齐全,一个蛋是必然少不了的。水煮蛋,煎鸡蛋,糖水蛋,小葱炒鸡蛋,各种各样的蛋……

  莫扎他本来不爱鸡蛋这种食物,但是Ko说了,以蛋补蛋乃养生之道。莫扎他觉得很有道理,就高高兴兴的每早一蛋起来。